-

他狂傲的性格註定他是無法像周翦那樣寵辱不驚的,不顧一切的嘶吼:“立刻給本王整頓兵馬!”

“本王立刻就要拿下北隴!否則軍心渙散,民心儘失!”

此言一出,整個王帳的將領和謀士臉色都是難看,此刻出戰,實在不妥,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天子帶了多少人馬來,太急了。

但他們又不敢進言,怕被當場處死。

就在這時,忽然一道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:“王爺,且慢!”

聞言,所有人一震,誰,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這個時候說這話?

緊接著,一道年過六十卻精神矍鑠的老頭邁步走了進來,一身黑衣,滿臉皺褶,鬍鬚很長,細長的雙眼透著精芒。

“是他!!”

“毒士,申公,字豹!”

顯然這是一個北原鼎鼎大名的人物,許多人都冇有想到他來了,他可是北原豪族中人,許多年前北王裂地封王,逼的先帝退步等一係列計劃,就是出自此人之手,可以說是當今世上首屈一指的毒士!

北原高層看到他,信心一下子就來了。

即便暴怒失控的北王也在一瞬間冷靜了不少:“申先生,你怎麼來了?”

申公彎腰行了一禮,手中拿著一柄烏鴉羽毛做的扇子,和他毒士和腹黑的標簽簡直是搭配極了。

“王爺,老夫再不出來,幾大豪族的高層可就要死光了。”

“這段日子,老夫也猜到了會有大事發生,所以特來幫忙出策。”

聞言,北王周恪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笑容,包括整個營帳的人都是狂喜,毒士申公一到,那還有什麼拿不下的?

他可就是以毒計和陰謀成名的謀士,當年多少不服北王的大人物,莫名其妙的就死了。

“來,申先生,你來的正好,本王的確遇到大麻煩了,昨夜十萬重騎兵被這皇帝小兒的奇兵坑慘了,損失慘重!”

“你快看看,現在本王該怎麼辦?本王等不起了,必須速戰速決,殺了皇帝小兒,奪取大位!”周恪眼中殺機瀰漫,甚至在求助,足以想象這個申公的威名有多大。

這個申公氣場很足,看了一眼地上的鐵蒺藜,幽幽道:“看來皇帝那邊也有高人啊,此等奇兵,如此簡單,卻有大智慧。”

“唉!”北王咬牙,憤怒捏拳,狠辣道:“待本王得勝,一定要殺光皇帝身邊的所有人!”

“申先生,那咱們如何是好?”

“咱們的重騎兵有一半都被廢了,而且士氣很低!您快想想辦法啊。”諸多高層異口同聲,臉色難看。

“諸位,不急。”申公微微一笑,摸了摸自己的八字鬍,滿是皺褶的臉上儘顯奸詐:“軍力,王爺處於絕對優勢,老夫不擔心。”

“隻是時間上,對我們不利,畢竟北原境內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大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!”眾人開口。

申公此刻黑鴉羽扇一揮,眼中閃爍異樣的寒芒,突然拱手:“王爺,老夫有一毒計,可彈指間讓皇帝十萬雄兵,付之一炬!”

“兵不血刃,收複北隴,穩定大局。”

聞言,王帳一驚,人人雙眼放大!

兵不血刃,讓十萬雄兵付之一炬?龍騎威名赫赫,就算是十萬重騎兵拉開一戰,也不敢這樣說吧。

周恪雙眼射出殺意:“先生,請說!”-